网宿科技迎新主 退休老太财富暴增数百倍

日期:2019-06-16   

  根据陈宝珍、网宿科技董事长刘成彦与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广投集团”)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陈宝珍拟向广投集团转让其直接持有的公司2.5亿股无限售条件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刘成彦拟向广投集团转让其持有的公司3966万股无限售条件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6%。按每股12元的价格成交,本次交易额高达35亿元人民币。

  本次交易完成后,广投集团持股数量将占公司总股本的12%,刘成彦和陈宝珍的持股比例将分别下降至8.9%和5.87%。通过本次交易,广投集团提名的董事将在公司董事会中占半数以上(不含半数)席位,在广投集团持有网宿科技股份不低于12%的前提下,网宿科技承诺不再谋求公司的控制权,并协助广投集团维护对公司的控制权。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网宿科技的主营业务是提供互联网内容分发与加速(CDN)和全球分布式数据中心(IDC)。其中,CDN业务自上市以来,逐渐成为网宿科技最主要营收来源,使网宿科技成为全球第二大CDN企业。2017年年底,网宿科技正式上线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以色列和土耳其等中东国家的CDN节点,截至目前,6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网宿科技已在其中37个国家实现了节点覆盖。

  这正是广投集团接盘网宿科技的一个重要原因。广投集团是一家位于广西百强企业首位的投融资主体和国有资产经营实体,业务涵盖能源、先进制造业、现代金融等领域。广投集团对网宿科技的控股,旨在提升广西地区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核心实力。

  截至本次交易,网宿科技大股东陈宝珍基本完成了套现退出,她的传奇也将落幕。

  2000年1月,当时的陈宝珍已是一位57岁的厦门集美大学水产学院电子仪器厂退休员工,她与留美学生周艾钧联合创立了网宿科技,注册资本200万元,二人各占50%股份。至于只有数百元月薪的陈宝珍如何拿出上百万的注册资金,以及如何与留美学生周艾钧产生交集,至今仍是一个谜团。

  在网宿有限(当时的名称)成立的第二年(2001),公司开始布局IDC服务,同时将中国万网的刘成彦引进公司并任首席运营官。在刘成彦的操刀下,网宿有限由原来的股东间接持股变为直接持股模式,经过增加注册资本、股权转让等操作,刘成彦的股权上升到20%,陈宝珍与周艾钧的股权各降至40%。

  从公司成立起,陈宝珍就从不参与公司管理,但其亲属在公司中把持着重要职位。2004年,陈宝珍的女婿洪珂加入网宿科技并任首席技术官。洪珂美国国籍,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曾任美国达可达互联网公司技术副总经理,美国泛亚电信技术副总经理。

  此前有人猜测,退休女工陈宝珍实为代子女持股,女婿洪珂的加入让网宿科技的股权结构再次发生改变。洪珂加入的第二年(2005),创始人周艾钧突然撤出网宿有限,74123.com,将所持的40%股权全部转让,其中以1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刘成彦18%股权,以22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陈宝珍22%股权。至此,陈宝珍一共出资620万元,拥有公司62%的股权成为最大股东。分析人士认为,周艾钧的部分股权实际上是转给了新加入的洪珂,不过仍由陈宝珍一人代持。这一年,公司调整研发方向正式进军CDN领域。

  离开网宿科技之后,周艾钧创立上海久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与网宿有限大致相同的业务,后因违规而被吊销。当被问及退出网宿有限一事,周艾钧已不想多谈,因为“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义”,隐约透出悔意。

  2007年,陈宝珍小女儿张海燕加入网宿有限,任人力资源副总监、监事,同时公司开始引入外部资本,完成由达晨创投等参与的3300万人民币A轮融资。

  2009年10月,在经过两轮融资之后,网宿科技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上市后业绩迅速变脸,一度被看作“烂股”的代名词。2009年全年,网宿科技净利润为3885万元,同比仅增长4.8%,而上市前2007年和2008年分别增长73%和100%,于是市场把公司上市后业绩变脸称之为“网宿现象”。

  2014年1月21日,中国出现的大面积DNS(域名系统)服务器故障,敲响了互联网安全的警钟。铁算盘心水论坛一码网宿科技作为中国本土互联网CDN及IDC企业,随即受到市场的热捧,股价顺势大幅冲高。2012年12月4日至2014年2月19日,网宿科技的股价从13.52元涨到141元,市值超过160亿人民币,随后又开始跌落。

  据专业机构统计,全球CDN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14年的37亿美元上升至2019年的122亿美元,超过50%的互联网流量将通过CDN进行加速。网宿科技虽然是CDN头部企业,但竞争形势也很严峻。CDN市场上既有网宿科技、蓝汛这样的专业第三方服务商,也有阿里云、腾讯云这样的基于互联网发展起来的云公司,同时七牛等新兴CDN服务提供商也在各自专注领域中不断扩大市场。

  从网宿科技2016年到2018年的财务指标可以看出,公司的营业收入在持续增长(44亿元、53亿元、63亿元),但股东净利润却在下滑(12.5亿元、8.3亿元、8.04元),同时每股收益也在下降。这说明网宿科技面临的竞争态势是严峻的。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网宿科技2019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8.8%,股东净利润却同比下降49%,足见形势更加严峻。但从网宿科技的表现来看,其股东们对当前的竞争态势早有预料,而且提前做了撤退准备。

  经过董监高多次减持之后,2018年7月16日,网宿科技第一大股东陈宝珍、第二大股东刘成彦宣布一致行动人关系到期解除,同时二人均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从此“分道扬镳”。广投集团的入股对陈宝珍、刘成彦等股东而言是一次完美的接盘,而网宿科技能否在广投集团的大棋局里发挥更多的价值,还需时间验证。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2009年上市之后,陈宝珍通过十多次减持,已从网宿科技累计套现近36亿,财富增值数百倍。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000098六台奇才网香港| 香港挂牌跑狗图| www.87849.com| 雷锋心水| 4749正版铁算盘资料| www.166555.com| 九龙老牌图库综合资料| www.676757.com| 百万彩友心水论坛|